漢娜的食器講座01:餐廚控的養成之路

我在遠赴上海工作之前,都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廚盲,家母也沒比我好多少,她的廚藝是在婚後跟家父學的(這樣爆料真的可以嗎)。所以每每看到家學淵源的廚藝高手,我總是心生羨慕,想著擁有家傳秘方的感覺一定非常神奇吧。不過我這個人向來相信山不轉路轉,沒有絕頂廚藝沒關係,我可以當道具組,也因此踏上了餐廚控的不歸路。

我在上海時買下了第一個 Le Creuset 的鑄鐵鍋(後來鍋蓋被我不小心摔裂了,幸好我的腳趾還健在),那時只是覺得這鍋子好用,雖點燃了星星之火,所幸並未釀成燎原之勢。從上海調回台灣以後,即使只是租屋,但終於能擁有自己的廚房,也買下了第二個 Le Creuset 的鑄鐵鍋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,到現在還爬不出坑。

我這一代的煮婦(無論是否專職)應該都是被 Le Creuset 打開神秘開關的--面對色彩繽紛、款式繁多的鍋具,不要說實際使用了,光是看都覺得心滿意足。我也因此掉進第一個大坑:Le Creuset 餐瓷。我原本是個紫色控,但在收集 Le Creuset 餐瓷時遇上了更喜歡的顏色 Coastal Blue(海岸藍),瘋狂地追逐這個顏色的各種器皿,從台灣、日本買到美國、南非,收集了滿滿一櫃子。當時的相關社團裡聚集了好多 LC 控,大家各擁其色,真的可以集成「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過的 LC」回憶錄。

神秘開關打開以後,就再也關不上了。先是迷上色彩,再迷上手繪的線條,接著開始追逐器皿的質地和表情。這幾年來不再關注新衣新鞋,也不再關心名牌包包,眼裡只有各式各樣的美麗器皿。從 LC 開始,接著迷上了 Royal Copenhagen(皇家哥本哈根),從入門的棕櫚唐草、公主藍進階到平邊唐草、大唐草,再到半花邊唐草和全花邊唐草,履歷相當完整(丹麥之花就真的無力再追了,畢竟家父不姓郭也不姓李啦)。

之後又愛上了波蘭陶,獨鍾 Ceramika Artystyczna 廠兩位知名設計師 Teresa Liana 和 Maria Starzyk 的作品,成為藍蜀葵和銀蓮花這兩款花色的忠實粉絲。一坑未平,一坑又成,沒多久我又跌入北歐老件的世界裡。設計簡約、圖案簡潔又色彩多變的北歐老件具有歷久彌新的力量,過了幾十年依然風華不減,散發時尚大方的氣息。

到了近兩年,我已經完全成為日本手作陶的不貳之臣,一直在探索、記憶每位陶藝職人的姓名和特色,以自己有限的薪水和空間努力地收集,也努力地使用,覺得日本手作陶已經完全融入生活,再也分不開了。由於太喜歡手作陶器,還慕名報了國內知名陶藝家羅翌慎老師的課,體驗過後覺得我還是專心買來用就好了,不要妄想自己做,哈哈。

說到手作陶,我可以聊三天三夜都聊不完,往後就找機會來介紹幾位我自己私心喜愛的陶藝家吧,在此富樫一下,請大家期待囉!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